吉林省 黑龙江省 辽宁省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河北省 重庆市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山西省 青海省 江苏省 福建省 更多>>
吉林省  黑龙江省  辽宁省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河北省  重庆市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山西省  青海省  江苏省  福建省  安徽省  江西省  贵州省  四川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浙江省  广西  宁夏  内蒙古 
关闭
首页 > 精彩博文 > 详细内容

朝拜,却又擦身而过

访问量: 时间:2013-6-30 20:33:33
朝拜,却又擦身而过
* 来源: * 作者: yang * 发表时间: 2013-01-04 * 浏览: 6
 
 
朝拜,却又擦身而过
 
文/雁子


   史铁生走了。他是我非常喜欢的人。从《我的地坛》开始,我买全了他的书。
    我为他伤心,为他痛苦,为他不平。但是听到他离世的噩讯,我反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终於可以不再被那沉重的肉身捆绑,终於可以不再每周3次去医院洗血,不再被溃烂的褥疮折磨,他终於解脱了。
    他虽然还不到60岁,但他其实已经活得很长了——他从21岁,刚刚开始爱情的年纪,就截瘫了。30岁,又得了严重的肾病,双侧肾都坏了。他不断地和疾病搏斗,居然在病床上奋斗了40年,而且还完成了好几本著作。这是一个何等坚强的人啊!我常常想,如果是我,不早早病死,也早早自杀了。40年,真的是“铁生”啊!他在《约伯记》中看到苦难的意义我翻出了他的《病隙碎笔》,这是他思想的结晶、浓缩的灵魂,是他最成熟的作品。他在作品中,常常写到信仰。我信了主之後,又格外关注他在这方面的变化。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他是否是基督徒,我没有看见这方面的印证,也没有看见他的“主内语言”。但我确信他是一个朝圣者,是一个信徒,他始终相信宇宙有一位创造者和掌控者。史铁生一定反复读过圣经。他能够在文章中熟练地引用圣经的句子,而且还写出了深刻的阅读笔记。这一点,远远强於大多数基督徒。我常常听见基督徒熟练地背出圣经的某段落,却很少见基督徒有史铁生这样的认识。他读的最多的,应该是和苦难有关的章节,比如《约伯记》。看看他是怎麽说的∶“约伯的信心是真正的信心,约伯的信心前面没有福乐作引诱,有的倒是接连不断的苦难。不断的苦难使约伯的信心动摇,他质问上帝∶作为一个虔诚的信者,他为什麽要遭受如此深重的苦难?上帝仍然没有给他福乐的许诺,而是谴责约伯和他的朋友不懂苦难的意义。上帝把他伟大的创造指给约伯看,意思是说,这就是你要接受的全部,威力无比的现实,这就是你不能单单拿掉苦难的整个世界┅┅不断的苦难,才是不断需要信心的原因。”
听到这些话,你会不会以为是在听牧师讲道,而且是很有水平的老牧师?我们这些基督徒,有多少是能够如此分析和理解约伯和苦难的呢?我曾经对上帝的全能和人间普遍的苦难非常困惑,因此反复读《约伯记》,还写过3篇有关读後感。但我自认没有史铁生认识得深刻。
   史铁生从圣经中悟出了上帝的用意∶第一,上帝是全能的,他给了我们一切,包括苦难。第二,苦难是世界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生命中拿不掉的一部分。第三,正是借著苦难,让我们加添与神同在的感受和信心。命运并不受贿,但希望与你同行
    上帝最终把约伯失去的加倍还给了他,这是不是证明了中国人的理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呢?这是许多人会提的问题。但是,我不这麽认为,这一点和铁生想的一样,他这样说∶“那不是信心之前的许诺,不是信心的回扣,那是苦难极处不可实现的希望啊!上帝不许诺光荣与福乐,但是上帝保佑你的希望。人不可以逃避苦难,也不可以放弃希望——恰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上帝存在。命运并不受贿,但希望与你同行,这才是信仰的真意,是信者的路。”
    真的要拍案叫绝!只有在苦难中的人,才能有如此真切的体会。想想我们,常常在痛苦来临的时候,呼唤上帝、祈求上帝,常常因为上帝没有响应而埋怨、失望,以至於软弱,失去信心。在史铁生这位几乎失去了生命全部乐趣的病人面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呢?
    我听说,在二战後,有三分之一的犹太人放弃了对上帝的信仰,很简单,他们认为,如果上帝真的存在,怎麽会眼看著他的选民受难而不管?他们认为,答案只有两个,要麽上帝不存在,要麽他不是全能全善的。这就是人狭隘的思维。求福乐,是大多数人信上帝的动机。这种以人为本的“基督徒”,注定要离弃上帝的。
    是爱让铁生延续了生命,这是他自己和大家的共识。在他病得不能动的时候,他还想著别人,他的家人、亲人,还有地震的灾民,还想著如何去安慰和帮助他们。除了对人类的爱,对生命的爱,我觉得他的爱中,应该还有对上帝的爱。他在《病隙碎笔》中这样写到∶“第三类神,才是博大的仁慈,与绝对的完美。仁慈在於,只要你往前走,他总是给路。在神的字典里,行与路共享一种解释。完美则要靠人的残缺来证明,靠人的向美、向善的心愿证明。在人的字典里,神和完美共享一种解释。”可以看出,史铁生对上帝的敬畏和爱。在他的字里行间,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对於上帝的美好描述。一生都在朝拜却擦肩而过?
    在他的文章里,我还看见一些无奈。比如,他说自己当作家,就是一种无奈,因为他无法做别的事情,当作家实在是当时唯一可以糊口的“工作”。他还说他的“正业”其实是“生病”,写作不过是业馀的。很无奈的自嘲,却是事实。
    他还说∶“向美向善是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路。再怎样走┅┅它也还是可望不可及。”“人与上帝之间有著永恒的距离。”他是这样认为的。或许正因为这个判断,最终使得他和上帝保持了“永恒的距离”(如果他最终确实没有成为基督徒的话)。
    对於生和死,铁生一定比别人考虑得更多。他也曾经想过结束自己痛苦的生命,但是最终他没有。其实这也是一种顺服,一种对神圣力量的顺服。既然生是上帝的旨意,死也必然要服从上帝的旨意,个人是没有权利决定自己何时去死的。
    更重要的一点是,铁生相信灵魂不死。他一直在考证这个问题。他说,既然不能证实,也无法证伪,那就不应该否定死後灵魂的存在。而且他认为,信其存在,可以为人的行为找到终极评判,乃至奖惩的可能,为人性找到了法律之外的监督。“恶念便得到了管束。”
    对於这个问题,铁生一直在探讨中。他相信有神的存在,相信灵魂不死,但是他并不能确定天堂和地狱的存在,不确定人死可以复活,不确定信的人必得永生。他认为∶“人死後灵魂依然存在,是人类高尚的猜想。”他认为∶“神拒绝我们。”他还认为∶“在人性接近完美却发现永无终途的路上,才有神圣的朝拜。”他最後说∶“信与不信,常让我暗自踌躇。”难道史铁生一生都在这样朝拜,却在朝拜的路上,与神擦肩而过了吗?那真是太遗憾了!
    我曾经很想去见见他,真的想过。我想去告诉他∶上帝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上帝其实每时每刻都和我们在一起,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你一生都在寻找上帝,上帝其实也在等待你啊!
    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刚刚信主,没能及时给他传福音。父亲为共产主义奋斗了一生,也很难相信上帝存在。但他是个高尚的人,几乎完美的人,难道他就一定要去地狱吗?为此我很想不通。
     巴金老先生去世时,我再次为此痛苦。今天,铁生兄走了,如果他没有决志祷告,难道他也要去地狱吗?
     哦,上帝啊,愿你伸出仁慈的手,接纳他吧!